指导单位: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妇科内镜学组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妇科微创中心

卵巢癌初治手术如何选择?3大问题,一文解答!

作者:窑青 来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2020-10-9 阅读

卵巢癌手术治疗早已不能一刀切,应当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来选择。


说到肿瘤手术,不少人可能第一反应是:“赶紧手术别耽误!一定要切除得干干净净!一点可疑的地方都不要留!”

然而,所有患者的肿瘤手术都要趁早进行、斩草除根、一扫而光吗?

答案是:并不一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9月26日,在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第十七届全国学术大会上,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吴令英教授带来了关于卵巢癌初治手术的精彩演讲。

演讲中,吴教授为我们解答了关于卵巢癌初治手术的时机选择、是否进行根治性手术和是否进行系统性淋巴结清扫的问题。

Q1卵巢癌初始治疗,马上开刀?


对于晚期卵巢癌患者,需要注意手术时机的选择:是选择先进行手术的初次肿瘤细胞减灭术(PDS),还是选择先进行新辅助化疗的中间型肿瘤细胞减灭术(IDS)?

多项研究认为,PDS组与IDS组的总生存率没有显著差异。

进一步通过亚组分析发现,患者病情影响了两种不同治疗方式的疗效:

  • 转移灶<5cm的III期患者、透明细胞癌或粘液性癌患者选择PDS能够获益;

  • 一般情况较差、低血清白蛋白、CA125水平较高或肿瘤达到IV期的患者进行IDS可能获得更好的生存结局。


因此,在临床中,要对患者进行全面的术前评估和较准确的模型预测,才能选择适合不同患者的手术时机。

对于术前评估难以达到满意减瘤的患者,可以选择先进行新辅助化疗后进行手术。

Q2卵巢癌初治手术,根治更佳?


晚期卵巢癌肿瘤细胞减灭术术后残留病灶的体积,是患者预后的重要因素之一。

对于晚期卵巢癌患者而言,“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究竟如何定义?

根据2020年V1版的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是指术后残留病灶<1cm。目前,无癌残留已经成为减瘤术所追求的目标。

然而,在追求无癌残留的同时,如何在常规的全子宫双附件大网膜切除及进一步的盆腹腔其他脏器切除中进行利弊平衡?是否所有患者都应进行以无癌为目标的根治术?

法国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认为,根治性手术,即在全子宫双附件大网膜切除基础上额外进行肠切除术或横膈部分切除术或脾切除术等,尽管能取得高切除率,但是术后并发症,尤其是严重并发症的发生率也较高,因此根治的意义较为有限。


另一项来自美国的回顾性研究认为,对于肿瘤广泛播散或IV期、体力状况或营养状况差或年龄>75岁的患者而言,复杂的根治性手术未必能带来较好的临床结局。


因此,并非所有患者都一律追求根治术。仔细评估患者情况是极其重要的环节,有助于减少严重并发症的发生。

Q3淋巴结切除,系统清扫?


淋巴结转移是卵巢癌的重要预后因素之一。那么,系统性淋巴结清扫在晚期卵巢癌初治手术中是否有必要性?

来自欧洲的多中心研究LION试验的数据显示,对于晚期卵巢癌患者,如果已接受腹腔内肉眼完全切除且术前及术中评估淋巴结正常,那么系统性的盆腔及腹主动脉旁淋巴结清扫不仅不能提高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还可能增加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

因此,应该对残留癌灶及淋巴结情况进行综合评估,然后判断是否进行系统性淋巴结切除,否则可能会增加对患者的治疗负担和伤害。

随着检测和治疗手段的迅速发展,以及循证医学的进步,卵巢癌的手术治疗早已不能盲目草率一刀切。

个性化分析患者整体情况,才能达到更好地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Ignace Vergote,et al.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or primary surgery in stage IIIC or IV ovarian cancer.N Engl J Med.2010.
2.Sean Kehoe,et al.Primary chemotherapy versus primary surgery for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CHORUS):an open-label,randomised,controlled,non-inferiority trial.Lancet.2015.
3.Ignace Vergote,et al.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versus debulking surgery in advanced tubo-ovarian cancers:pooled analysis of individual patient data from the EORTC 55971 and CHORUS trials.Lancet Oncol.2018.
4.Takashi Onda.Comparison of survival between primary debulking surgery and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stage III/IV ovarian,tubal and peritoneal cancers in phase III randomised trial.Eur J Cancer.2020.
5.Arash Rafii,et al.Multi-center evaluation of post-operative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after optimal cytoreductive surgery for advanced ovarian cancer.PLoS One.2012.
6.Deborah K.Armstrong,et al.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NCCN Guidelines?)--Ovarian Cancer Including Fallopian Tube Cancer and 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 Version 1.2020.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2020.
7.Giovanni D Aletti,et al.Identification of patient groups at highest risk from traditional approach to ovarian cancer treatment.Gynecol Oncol.2011.
8.Philipp Harter,et al.A Randomized Trial of Lymphadenectomy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Ovarian Neoplasms.N Engl J Med.2019.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20 www.chinamigy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妇科微创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0573号-16

妇科微创网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科微创网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